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3d模型 >

酷派要做操作系统是独辟蹊径还是天方夜谭

发布日期:2022-04-21 16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存在感不太高的酷派手机,最近搞了一个大动作。4月18日,酷派宣布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,成立下一代操作系统实验室。

  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是,这不是开玩笑吧。在人们的固有认知里,操作系统、芯片这是举全国之力都要突破的卡脖子难题,其难度不亚于调解俄乌战争和巴以冲突。酷派如何能在操作系统层面有所突破?

  其实背后的思路与目标可能与大家设想的不同,酷派并不打算去重建一个类似安卓的生态,而是希望在比安卓更底层的Linux内核上有所创新,将安卓生态、小程序生态、云游戏生态这些生态体系一视同仁,打造一个融合了终端、AI和云的操作系统。

  这是酷派作为几乎是从零开始的手机厂商,期望能在手机这个红海市场探索一条全新的发展路径。

  酷派要在操作系统上发力的消息并不让人意外,早在2021年酷派第一款机型发布时,酷派管理层就曾表示将聚焦于下一代操作系统的研发。

  根据其官方说法,酷派针对Linux文件系统、进程调度、内存管理等核心模块进行了优化,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不错的进展,自研了内存冻结、融合,压缩等策略。尤其是对EROFS的持续优化,让酷派的百元机上也取得了较好的性能,开机速度,系统流畅度均超越了对比机型。

  其实,宏观上的手机操作系统可以分多层:从Linux,往上走是AOSP(安卓开放源代码),包括了Android的系统服务与应用Runtime,再就是一些各家定制化的系统组件。而最底层的Linux内核,主要有几个模块(或组件):存储管理、CPU和进程管理、文件系统、设备管理和驱动、网络通信等。

  不难发现,酷派并不打算凭一己之力,做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生态,而是希望做一些操作系统底层架构上的创新和优化。

  酷派集团副总裁兼互联网中心总裁司马云瑞说,酷派当下想做两件事,其中之一是在进程调度上添加人工智能模块。

  所谓进程调度,通俗理解是,手机闪存是有限的,不能一直在后台运行,什么应用进程应该杀掉或者不应该杀掉,大家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。当前,手机厂商们的策略几乎是一致的,比如打开一个App,切走之后,5分钟后再返回,就需要重新加载。酷派希望融入人工智能的技术,让手机的进程调度策略更加千人千面,因为每个人的使用习惯并不相同。

  据数智前线获悉,酷派前期的目标是希望开发操作系统里的文件系统。以前的文件系统,都是手机端上的文件系统。酷派想开发一个跨端、跨云的文件系统,把大的文件放在云上,而手机端的ROM作为半持久性缓存,处理一些即时性的需求。

  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场景:因为绝大多数的大文件都是共用的,比如王者荣耀的安装包近2GB,每一个用户都需要下载一遍,背后是对存储的巨大消耗。但如果放在云端,虽然会增加很多CDN节点,但存储的总需求会大幅下降。用户就不需要为手机内存而烦恼,本地存储的需求会大幅度减少。

  在酷派的规划里,先是存储和计算上云,也就是云和端的操作系统化。据悉,酷派目前已经将文件系统做完了,现在正在把照片、图库往云上搬迁,做优化体验。

  事实上,这件做法并不算新鲜。多年前,很多大厂就尝试过将手机操作系统完全放在云端,一切访问都通过网络来传输,手机就相当于一个播放器。不过,完全云化对网络传输速率的要求非常高,当时的网络条件远达不到这种效果。

  这是一种“中央厨房式”的做法,所有的菜品都统一调度。但这里有个问题,如果在断网环境下,这种体验就是灾难式的。

  酷派希望做“预制菜”模式。通过机器学习的手段,根据用户使用习惯进行计算,识别常用文件和不常用文件,不常用文件放在云端,常用文件存储在本地。

  “目标是做到99%的用户使用场景直接能在本地访问。”司马云瑞说,酷派已经做完了一个图库demo,并学习了iCloud的做法,本地做缩略图,原图放在云端。“虚拟文件系统已经出来了,正在做AI调度和缩略图算法。”

  不过,在司马云瑞看来,酷派做的事情和iCloud并不完全相同,iCloud是在应用层开发,而酷派要做的是在操作系统层面,并且将不只局限于图库上云,可以推动整个存储上云,比如APK、缓存和聊天记录等。它能让操作系统变得更加轻便。

  这种需求是存在的。腾讯曾发布过一份《2020腾讯广告手机行业洞察白皮书》,排在前五的原因都不是手机坏了,而是手机操作卡顿和手机内存不足。而解决内存不足和手机卡顿,除了更换更大内存的设备,也可以在系统层面进行优化。

  酷派做这个事也不是想当然。2021年,酷派除了发布了一台起售价仅699元的手机,也发布了两版基于安卓的定制系统COOLOS1.0和2.0。酷派发现,在系统底层的投入方面,还有很多机会。

  而酷派在年初在开源社区参与了对EROFS文件系统的开发工作,发现整个系统的大小减少了20%左右。在同价位段和同档次的手机里,酷派的整体流畅度和性能都有明显提升。EROFS文件系统是Linux操作系统下的只读文件系统,用来在保证嵌入式设备端到端的性能下节省存储空间。

  尝到了系统优化甜头的酷派,专门在2021年成立了操作系统的内核团队。为了做这个事情,酷派招募了不少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背景的人才。

  其实,酷派的高管团队里,不少人之前都是在做这个事情。比如,司马云瑞就拥有多年云计算、大数据及互联网业务经验,工作经历一直与操作系统相关,曾先后在微软、小米负责大数据、系统相关研发工作。

  所以说,酷派说的操作系统与外界的推测不同,他们更希望是在操作系统层面的优化。这个事情本身是有很高的难度和技术门槛,但对用户体验的提升也是非常明显。

  “硬件基本快到头了。”司马云瑞说。这不仅仅是他的判断,这几乎是行业的共识。

  半导体行业的摩尔定律已经在放缓,芯片制程和晶体管数量已经无法18个月翻倍了。

  上就可见一斑。2022年3月,苹果发布了第三代小屏幕手机iPhone SE。从外观上看,这与五年前发布的iPhone8一模一样,还是4.7英寸的小屏幕,还是老旧的Touch ID。而它之所以被重新发布,主要是采用了最新款的A15仿生芯片。

  即便是苹果每年的旗舰产品iPhone数字系列,每年发布会之后都会遭到各种果粉吐槽,普遍批评苹果创新不足,以及千篇一律的刘海设计。背后不仅是苹果挤牙膏式创新的窘境,也反映了手机作为非常成熟的消费电子,已经很难在硬件上有太多突破。

  如今,国内安卓旗舰手机市场上,大家能比拼的东西也越来越少。芯片上要么是高通骁龙8系列,要么是联发科的天玑9000;拍照上从单摄到现在的三摄、四摄,增加了光学变焦和防抖等;屏幕也是清一色的AMOLED曲面屏;解锁方案则基本上是屏下指纹识别。

  这种“堆料”的做法有两个弊端,一个是成本增加,另一个是能耗增加。比如更高制程的芯片,价格更贵,但是发热更厉害,为此不得不搭载更大的电池和更高功率的快充,而这又进一步增加了成本。但实际上应用场景体验却没有提升,甚至可能下降了。

  创新停滞导致手机销量下滑已经是无法避免的现实。通信院公布的数据表明,2022年2月,国内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为1490万部,同比暴跌31.7%。今年1~2月份的总出货量为4790万部,同比下滑22.6%。

  CINNO Research的数据揭示了一个同样惨淡的现实:2月份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整体销量同比下降超过20%。而OPPO、vivo和小米分别同比下滑了45.7%、38.6%和20.1%。而国内各大安卓厂商今年的手机出货量很有可能会低于2亿部。

  此前,不少手机经销商都对数智前线透露,今年一季度的销量比往年下滑了很多,背后有疫情因素,也有创新停滞导致换机周期延长。

  数据分析机构Strategy Analytics表示,中国用户的平均换机周期为28个月,而Counterpoint则表示国内用户的平均换机周期已经超过了31个月。两年前,这个数字还只有18个月。

  同质化的危机也在折叠屏手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尽管大家都知道折叠屏手机不会带来太多的销量,但所有的主流手机厂商都推出了折叠屏手机,这也是各家重点推介的产品。这是当下少有的还能在硬件层面有突破的机型,尽管折叠未必符合大多数消费者的使用需求。

 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红海市场,中小手机厂商想要获得生存土壤,在硬件层面硬刚是个不明智的选择。大厂由于出货量大,在供应链上有着小厂们无法比拟的天然优势,这种优势不仅在价格上,在新技术上的获得和适配上都是如此。

  “我们不想做‘弯道超车’的问题,而是要‘换道超车’。”对于酷派为何选择底层的操作系统进行突围,司马云瑞说得非常直白,在手机这个红海市场,酷派几乎是个从头开始的厂商。

  背后的逻辑是说得通的。酷派目前的两款手机均价在千元以内。而当前主流厂商们的心思都在想方设法做高端旗舰,很少人在为千元机做系统优化,“我们在线下调研的时候看到乡镇的老百姓们,真正想使用的仍然是物美价廉的千元机。我们想给他们2000元甚至3000元手机的用户体验。”司马云瑞说,这是酷派最朴素的想法。

  据悉,酷派整体研发人员占比超过70%,在操作系统的研发上已有两百多人的团队,并且在南京研究所成立了操作系统核心团队。这样的人数规模并不比头部手机厂商低,而如果从产品数量与人才比例来看,单个机型的绝对值甚至会高于大多数厂商。

  酷派作为一个有着近30年历史的品牌,技术上也有一定积累。在Linux核心社区的核心分支代码排行榜中,酷派已经是中国手机品牌第二,第一名是华为。

  不过,酷派说他们的最终愿景是收订阅费,用户来购买云服务,而不是靠卖手机硬件获利。但这个事情的前提是,用户规模足够庞大,而这正是酷派需要突破的难题。

  另外,先不说在系统层面创新的技术难度有多大,消费者是否会对这样的方式买单也是个问题。国内的消费者并没有为云服务付费的习惯,如何让他们相信,把文件存放在云端更加便宜和安全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但饱和的市场对中小品牌手机的生存一向不太友好。所以,我们看到很多,包括锤子、美图、大可乐等一批手机品牌要么倒闭要么卖身,而剩下的品牌也都在夹缝中生存,他们要么出海去做亚非拉市场,要么去做老年机、游戏手机等细分人群,又要么陷于价格战中难以自拔,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避开巨头的硬件逻辑。

  而像酷派这样希望在底层技术上做一些突破和探索,希望让廉价手机也能有更好体验的厂商,无论成功与否,在手机赛道里还是显得难能可贵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宏碁发布掠夺者 Triton Helios 新香港最快开奖记录